你好,遊客 登錄 注冊 搜索
背景:
閱讀新聞

敞開心扉讓陽光住進你的心房

[日期:2015-07-27] 來源:骨一科  作者:劉園園 [字體: ]

有一天,我站在你的面前,笑顔如花,張開雙臂,伸出雙手,你我素昧平生,你會怎樣回應我的舉動?我想大多數人會還我一個善意的微笑吧!其實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不正是如此的簡單嗎?表明你的心意,傳遞給你要感知的人,再把他的想法回饋于你,一來一去,如此而已。或許不需要太多的言語,隻需相互的坦誠、信任、彼此的共鳴。

如今的醫患關系似乎已到了嚴峻的勢态,相互的不信任,不理解,甚至相互傷害。這樣特殊的時期,有效的溝通,藝術的技巧才是我們共建和諧醫患關系的法寶。

從事護理工作已有8個年頭,從涉世不深到駕輕就熟。着實走了一段彎路,總結起來,不是自己“吃飯”的本事沒到火候,而是自己“說話”的本事欠缺太多。

那是09年夏天的一個周末,剛來接班的我眼見一大桌子的液體,心裡就着了急。人少,液體多,工作強度大,加上酷熱難耐,讓人心裡很是不能冷靜。推着治療車剛進一病房就開始不順暢了。一個病室三張床,隻有一個新入的患者。三張床上、桌上放滿了各樣的東西,橫豎躺着四五個病人,飯味和血腥味,臭腳丫子味混在一起,那滋味不言而喻。“3床,XXX,給你打針啊,營養神經的,打屁股上,您側個身。”隻見他眉毛緊鎖,很痛苦的樣子,沒理我。“3床,給你打個針,把屁股擡一下”,我又說。還是沒有理我,腰扭動一下,動作很小、艱難的樣子。“3床。打個針,動一下,快點”。我有點不耐煩了,感覺胸口像被一團火灼燒。他還是艱難的動着,咬着牙,動作緩慢,一隻手扶着另一隻受傷的胳膊。我急了“你就不能快點嗎?你是上肢的傷也影響不到下肢啊?”。聽我說完,他一下火了“你怎麼說話呢,會說話嗎?我有多疼你知道嗎?我不一直都在動嗎?我他媽的不打了!”“滾,滾!”,聽他話裡帶髒字,我也不忍了,“你怎麼還罵人啊?愛打不打,你的痛苦又不是我造成的,跟我火什麼啊?”他同伴兒見狀,上前勸解,讓我們都少說兩句,我感到很委屈,辯解道“你過來看看,這一大車的液,就兩人上班,在你這耽誤這麼久,這别人的治療還做不做啊?”他同伴兒說“你們忙,我們也知道,你也得理解理解他啊,他這胳膊傷得重,昨晚疼得一宿沒睡。”“不管怎樣,我态度急,是不對,可你也不能罵人呐!”“是,他不該罵人,你倆都别生氣了,把針打了”,就這樣,針打了,帶着氣上了一天的班,大早起挨頓罵,這一天也不爽。心想,以後再也不去那個病室了,姐還不伺候了。過了好幾天,我再沒進那個屋,實在沒人去,我硬着頭皮,拔完液扭頭就走。有時,家屬問了,就有一搭沒一搭的回兩句。直到我夜班的那個晚上,一個男人走進護辦室,“護士,我想稱下體重”,我擡眼一看,是他。“喏”我示意一下體重稱,稱完他卻沒有要走的意思,問這問那,我就胡亂回答。“那天是我不好,心情壞,不該跟你發脾氣,不該罵人。”我一聽,自己不好意思起來。說實話,有一次大查房,大夫打開那個傷口,那個口子歪七扭八的,看當時的照片,由于是機器絞傷,血肉模糊的,慘不忍睹。臉上火辣辣的。“我也不對,脾氣太急了,語氣也不好。”“那天我太疼了,心煩,不知道怎麼發洩,不該罵人!” “沒事”我說。他走了,自己的心情卻不能平靜,很多滋味在一起,說不出來。現今緊張的醫患關系,讓我看輕了自己的工作——卑微低下,掙得就是受氣的錢。讓我看壞了病人,其實人心都是肉長的,以誠待人,以心交心。人與人之間是沒有高低貴賤之分的。卸下虛僞的面具,坦露人心最善的一面,多花點時間去傾聽心底的聲音,于你于我,生活都會因此而改變。

推開門,打開窗,敞開心扉,用陽光般的心去迎接生命中的每個人,用陽光般的心去化解彼此的心魔,用陽光般的心去構建美麗的彩虹,讓陽光住進你我心房!